{{el.name}}第十一章
{{el.content|html}}
    婚姻自主,在这个封建的皇朝可以得到这样的旨意,可见皇帝开明。——广凝雪

    广凝雪和萧若依在小太监的带领下出了宫门,宫门外,两家的仆人都已经等着了,广凝雪还急着回家和母亲说今日的事,和萧若依打了声招呼就离开了,约好明日再见。

    “小姐,刚才那位是凝雪郡主,怎的关系那么好了。”

    “这位凝雪郡主也是个随性之人,值得相交,父亲也会同意的。好了,赶紧走吧,今日晚了那么久,父亲和母亲该着急了。”

    “袁爷爷,你怎么在门口待着?”广凝雪急急忙忙的上了自家的马车,还让车夫尽可能的加快速度。

    “今日是小姐第一天如学堂,袁爷爷一整天没有见到小姐了,所以早些到门口啊。”虽然广凝雪不是普通的五岁孩子,但是袁管家还是觉得广凝雪就是个孩子,需要哄着,所以和广凝雪说话的时候总是不自觉的带了些哄小孩儿的语调,广凝雪无奈却从不会推脱。

    “袁爷爷你看,凝雪好好的啊。”跳下马车,在袁管家的面前转了一个圈,确定自己没有一丁点儿与外出时不一样的地方,广凝雪才跟着袁管家一起进了家门。“袁爷爷,母亲还有哥哥呢?”

    “夫人这会儿应该是在厨房,夫人说今日要亲自做一顿饭,少爷也从学堂回来了,这时候在书房做功课呢,下午少爷还要练武。”

    “袁爷爷,我先去见母亲,一会儿你和我们一起用膳吧。”说完不等袁管家回答就快速的跑走了,留下袁管家无奈却又宠溺的看着她的背影摇了摇头。

    “母亲!”广凝雪拿着圣旨兴冲冲的跑去厨房,在门口遇到了正巧出来的穆湘湘,人一下子就扑了上去。

    “你这孩子,总是这么毛毛躁躁的,今日在宫中夫子交了些什么?”抱起撞在自己身上的女儿,用手帕给她擦擦汗。

    “母亲,这个,”举起手中的圣旨给穆湘湘看,“陈公公说皇上给的。”

    “嗯?”把广凝雪放下,穆湘湘打开了圣旨,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玉玺印,穆湘湘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是‘咯噔’一下,当看清楚圣旨上的内容以后,她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悲哀了。

    “雪儿,今日在宫中发生了什么?陛下怎么会给你这么一道圣旨?”事出必有因,若是今日宫中没有发生什么,陛下不可能想到写这么一封圣旨。

    “娘~”广凝雪脸色一僵,虽然不是自己有意招惹的事情,但她还是记得入宫之前母亲和哥哥说的话,只是现在

    “说吧,今日在宫中闯了什么祸?”看女儿的表情,穆湘湘就明白自己的猜测没错。

    “娘,今天真的不怪我,是二皇子的错,下学以后我和晓蝶去找佑哥哥玩,那个二皇子居然对我说让我长大以后嫁给他,还不许我和别人讲话,我一气之下就说,就说我以后就是嫁给北城的乞丐也不会嫁给他的。”说道最后,广凝雪的声音几乎已经没有了,也幸好穆湘湘的耳朵还不错。

    “你个死丫头,我早上说过什么,你还记不记得?”穆湘湘恨铁不成钢的伸出手指点广凝雪的脑门。

    “哎哟,好疼!”广凝雪泪眼汪汪的看着穆湘湘,无声的控诉。

    “少来,我用了多少力气我自己会不知道!”

    “嘿嘿,娘亲不要生气啦,陛下给了我这道圣旨就说明他不怪我说的话,还支持我的决定啊。”

    “唉~算了算了,出去用午膳吧,你自己好好把握,这次的事情陛下不怪罪,但以后行事依然要注意,一句话的错误可能就会要了你的命,母亲和你父亲也救不了你。”

    “凝雪明白了,母亲放心,以后我会学会忍让的。”广凝雪意识到了自己这次的莽撞,也更加深刻的明白了父亲和母亲对他的担忧。

    “好了,不要把这件事看的太重,重庆时时彩视频直播:你还小,母亲希望你可以有一个完整的、开心的童年,其他的事情你还有我们。”终究不忍心让自己的女儿背负太多,穆湘湘还是忍不住开口让广凝雪不要让这些事情影响她的生活。

    这一道圣旨属于密旨,虽然皇帝没有说不能对外宣传,但是知道这件事的人都选择了沉默,就是萧若依回家以后也没有对她的父亲提起这件事,而南宫晓蝶,她生长在皇宫之中,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她也明白,勒令跟在她身边的宫女谁都不准说后,就把今日的事情给忘了,而她身边的人虽是贤妃的人,也懂得不能多嘴,这件事也就隐瞒了。

    午膳过后,广凝雪跟着广凝远去了练武场,半年多前,她就已经开始和广凝远学武,只是她是女孩子,广凝远只是交了她一些防身之术,其他的就不愿意再教。

    “哥哥,我想学剑。”一套基础的训练完成,广凝雪擦去额头上的汗水,有些气喘的对着广凝远说。

    “何故要学剑?现在的拳脚功夫你练下去也能很厉害。”

    “哥哥,父亲是护国将军,作为父亲的女儿,只是会些防身的拳脚功夫怎么行!”

    “哥哥会护着你。”广凝远没有立即回话,看了广凝雪一会儿,在广凝雪以为自己的妆容有什么不对的时候开了口。

    “雪儿知道啊,所以雪儿不着急,只要慢慢学就好,以后哥哥自然会离开京都,到那时候雪儿也能保护自己啊。再说,雪儿还想着和哥哥一起去战场。”在广凝雪还是米沁雪的时候,就很喜欢看军旅小说,除了齐佑,她心中停驻最多的就是军人,只是她也知道自己想要成为一名军人很难。现在到了这古代,家族还是军旅世家,那么她自然想要领略一番。而且,在现代军旅世家的女儿进入军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战场很危险。”

    “呵呵,哥哥,战场危险,你和父亲就会逃避吗?”

    “不会!”

    “那么作为父亲的女儿,哥哥的妹妹,雪儿自然也不会逃避!”五岁的广凝雪满是坚毅,广凝远看着自己的妹妹就好像看到了当初的自己,父亲在教他学习家族剑法的时候也问过他是否害怕,当初他的回答是什么?好像和妹妹一样吧,只是

    “好,我教你基础,等父亲回来以后让父亲将家传的‘飘零剑法’教给你。”只犹豫了一会儿,广凝远就决定教自己的妹妹,女子又如何?只要妹妹想,那就让妹妹成为盛宇国第一位光明正大上战场的女子!

    广凝雪自己恐怕也没有想到,当初一腔热血想要上一次战场,到最后自己不止上了战场,还在最后死在了战场之上。如果可以预知未来,不知道广凝远是会如现在这般教导妹妹学剑还是宁可被妹妹讨厌也强制的要求妹妹做一个深闺女子?

    学剑是一件很枯燥的事情,想要学好剑,广凝雪需要每日挥剑,没有什么剑招,只是每日拿着木剑在空中挥动,第一下、第二下到第十下的时候广凝雪已经感觉到了吃力,到第三十下的时候,广凝雪的手基本已经抬不起来,这还是她之前学了一些拳脚功夫的缘故,才能撑到现在。

    “雪儿,今日就到这里吧,第一天就能做到挥剑三十下已经很好了,别忘了你才只有五岁,等会儿让娘亲给你揉揉,晚上的时候在浴桶中放些化瘀的药材,否则明日你的手就举不起来了。”训练的时候广凝远是个严格的师傅,停下后他就又很心疼自己的妹妹。

    “哥哥,当年第一次挥剑几次?”虽然手臂已经举不起来,呼吸也很是急促,广凝雪还是想要知道自家哥哥当初的成绩。

    “哥哥当年第一次挥剑挥了七十六次,”听到广凝远说出七十六后,广凝雪就有些奄奄的,“雪儿的成绩已经很厉害了,雪儿,不要忘了你是个女孩子,而哥哥是男孩儿,以父亲的标准,哥哥当年可并未合格,而你的成绩已经合格了。”广凝远看到广凝雪的表情立马由阴转晴有点哭笑不得,自己的妹妹什么时候这么争强好胜了?

    “哥哥,父亲什么时候回来?”不再纠结自己挥剑的成绩,广凝雪发现自己有些想那个终日严肃着一张脸的父亲了。

    “雪儿可是想父亲了?”

    “嗯。”

    “父亲年前已经回来过一次,按照以往,想必半年内都不会回京了。雪儿已经开始上学堂,那么以后可以自己给父亲写信,相信父亲收到雪儿的亲笔书信会高兴的。”广显奕作为驻守边关的元帅,能够一年回一次京已是今上感念四年前的那场胜战给的特别恩宠,若是他人,怕几年都回不了一次家。广凝远明白这点,但他没法和妹妹说明白这件事,只能换另一个方式让妹妹开心起来。广凝雪也意识到自己刚才问的问题不对,虽然明知哥哥是在转移自己的思绪,也还是很给面子的顺着哥哥的话。

    “嗯,雪儿知道了,等雪儿会写字了就给父亲写信。”

    日子一日日的过,广凝雪每日上午去宫中学习,下午则回家练武、练剑,有的时候还回去南宫佑那里刷刷存在感,只是南宫佑多数情况下不会搭理她,广凝雪也不觉得有什么尴尬,依旧我行我素。唯一的让广凝雪觉得不开心的应该就是这么些日子的观察让她知道了南宫佑只是南宫佑不是齐佑,但她也只是伤心了那么一小会儿,就算南宫佑不是他喜欢了这么些年的佑哥哥,她还是喜欢待在他的身边。或许是把他当做了替身,但广凝雪不觉得自己这么做有什么错,他们认识之初是因为那张脸,但之后广凝雪已经放下那些,真正的是和南宫佑相交了。
手机站阅读 |
甘肃快三技巧 平特一肖公式计算软件 河南22选5好运2奖金 贵州11选5开奖走势图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
香港白小姐一肖中特 广西快乐十分历史记录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重庄时时彩开奖结果 甘肃暴雨强度公式
2014年全年特码生肖诗 河南22选5开奖结果282 11选5任3必中计算方法 上海快三投注技巧 十一迭五开奖结果
nba比分亚赔大小分 江苏十一选五网址 七仙女六合心水坛 海南4+1七星彩论坛 11选5现场直播